存1元送优惠的白菜网站:平易近人的老邹

情感文章

平易近人的老邹

更新时间:2018-01-04 09:56 手机版

平易近人的老邹

  老邹是我家的邻居,五十六岁的老汉,家有一妻一儿一女,地三十余,是村里的村长。今年三月初刚开始修新房,家里也才热闹起来。

  老邹如同往日一样,刚听见鸡鸣就从暖被中蹭起来劈柴、生火、烧水,做完这些也但是半个时辰,便叫醒妻子起床煮饭,自己有在自家房顶上鼓捣水泥、钢筋、砖和瓦,直至包工队人员陆续来齐了才肯罢休。

  在我们那里,包工是分主人家的意思来做工的;主人家有管一日三餐的,也有只管午、晚饭的,但老邹家并不富裕,也只能管午饭和晚饭。[由Www.DuanMeiWen.Com整理]

  老邹家不做早饭,包工队人员来了便开始做工,除了喝水外,大部分时间都在做工。做工时间除了下雨或是起了大雾不做-----是怕这段时间做工效果不好,修歪了墙或损坏了材料,新房修得不好是会被闲人笑话的。

  ‘四爷,午饭做好了,叫包工队吃饭了。’大青在院子里喊到。

  ‘好嘞,我们立刻就来。’老邹答到。

  老邹放下手中的皮尺直起身来,喊道;‘大家伙儿辛苦了,咱们休息一下,先喝点儿水再吃饭去。’

  吃完午饭,老邹坐在从他爷爷辈就有的、上了年纪的木质旧摇椅上,手中拿着一把竹条编制的扇子扇着风,悠然的哼着小曲儿,曲儿与木质旧摇椅上发出的吱呀声附和着,老邹满脸皱褶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与春风一齐洋溢,

  ‘四爷,昨儿买的枣儿哪去了?我正准备洗来给包工队吃呢。’大青走到老邹跟前说到。

  ‘哦,枣儿被我放在你屋里的书桌上了。’老邹答完依旧悠然的哼曲儿。

  大青是老邹的儿子,为人亲切、善良,大学毕业以后在政府上班。大青为什么叫老邹‘四爷’呢?这个问题我也刻意问过奶奶,奶奶说这是以前五六十年代人生了儿子,找人算五行,五行不好的,怕儿子会死,求个平安保佑,再根据在本家中的排行或地位来改称呼。

  即使是刚开春,村里也有不少的大大小小的事要老邹处理,大的是分款割地,小的是些夫妻吵架、泼妇对骂的鸡毛蒜皮,但老邹都会一一对待,公平处理。

  老邹是平易近人的。这个评价不是无中生有的,我身有体会。

  当晚,星与月互相辉应,余辉让小路显得格外明亮,我拿着‘家庭补助状况表’去老邹家盖章,踩在小路上。路并不长,不一会儿便到了老邹家门口,我敲响了门,过了一会儿老邹顶着一张睡眼惺忪的皱脸为我开了门,我顿时诧异,老邹家平时不都是凌晨左右才休息吗?今晚怎样这么早正当我诧异时,老邹便开口:‘进来吧,是要签字吗?’我点了点头,老邹便靠着门让我进去,在飘过客厅时,我偶然看见了一台脚踏处还在轻微晃动的缝纫机,我心中不禁感慨,老邹虽是男子却做得了女人的细活儿,老邹果然不一样。

  到了老邹的办公兼卧室,入眼的只是一张普通的长方形木桌和一张普通的旧床。桌子和床之间有几张旧木凳,规规矩矩的排成一列,很整洁,好像在等待我们的到来。我们坐了下来,我将单子递给了老邹,老邹熟练的签了大名,并印上了他独有的的印章。我道了谢,接过单子,又在老邹的陪伴下穿过客厅,出了门。我看了一眼单子上的老邹的名字,又抬头看了眼星空,猛然发现它比刚才更亮更明净更透澈。

  在五月,老邹家不变的是依旧修着新房;变了的是老邹平时的平静的脸上堆着抹不掉的笑容-----大青叫他爸了;变的是老邹退休不再是村长了,不变的是老邹他依旧平易近人。

本页面《平易近人的老邹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平易近人的老邹

本页地址:/4e8/qinggan/42694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